新聞產經輕工日化電器通訊儀器機械冶金礦產建筑建材石油化工食品醫藥電子電工能源電力交通運輸農業環保圖片手機版
當前位置:中國市場調查網>財經動態>  正文

燒錢的WeWork還能堅持多久?軟銀或尋求控股

中國市場調查網  時間:2019-10-14 18:45:35  來源:中國網財經

  WeWork中止IPO后資金鏈更加吃緊,主要投資方軟銀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錢再燒一會兒。有消息稱軟銀需要為WeWork至少再投資15億美元,幫助其渡過IPO前的資金難關。

  就在WeWork陷入資金短缺的泥潭時,外媒曝出軟銀正在尋求全面收購其股權,如果收購達成,可能幫助WeWork擺脫困境,但這也意味著公司聯合創始人、剛剛被迫辭去CEO職位的Adam Neumann的投票權將進一步削弱。

  消息稱,Neumann對WeWork的投票權可能從10:1下降到3:1,他目前擁有1.15億WeWork股票,是WeWork最大的個人股東。

  根據券商CLSA和研究機構Bernstein的預估,過去兩年,軟銀及其千億投資基金愿景基金通過向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多次注資,已經獲得了近30%的股權(27%至29%),投資規模近110億美元。

  Bernstein預測分析稱,軟銀和愿景基金在We Company的投資是基于240億美元左右的估值。在WeWork中止IPO之前,市場給出的估值僅100億美元,意味著愿景基金將會虧損24億美元。

  而此次如果軟銀與WeWork達成潛在的股權收購協議,將令軟銀對WeWork的持股超過50%從而控股WeWork,但目前仍不確定軟銀是否尋求全資收購WeWork。

  悲觀的預測顯示,由于WeWork資金短缺,如果無法得到新的資金注入,那么最糟糕的情形將是走向破產。

  根據WeWork此前公布的財務數據,公司在2018虧損了19億美元,僅今年上半年就燒掉23.6億美元現金。截至6月30日,WeWork的賬戶上還擁有25億美元現金。有消息稱,按目前每季度約7億美元的現金消耗率,在2020季度第一季度WeWork就會出現資金斷裂。還有市場人士猜測資金枯竭的時間點將會最早提前至11月底。

  為WeWork籌備IPO的做市商摩根大通在過去幾周正在緊鑼密鼓地幫助公司籌集資金,以避免其破產命運。不過其他為WeWork提供資金的投行已經漸行漸遠,比如高盛就已計劃不再延長對WeWork的注資,高盛等機構曾為WeWork提供60億美元的貸款資金。目前WeWork的公司債利率已經飆升至11%,遠高于去年7.875%的融資利率。

  WeWork的估值最高曾達到450億美元,不過在公司宣布取消IPO計劃前,WeWork的估值不到100億美元,縮水四分之三。

  軟銀近年來押注的公司不斷“翻船”,除了WeWork之外,已經上市的Uber也是軟銀愿景基金重倉投資的公司。2017年,軟銀向Uber投資70億美元,根據金融數據提供商Refinitiv的數據,軟銀通過注資獲得Uber 13%的股權,成為其最大的股東。不過上市以來,Uber股價已經下跌超過30%,近5個月市值就蒸發超過50億美元。

  目前,軟銀又在積極推動愿景基金二期項目。根據孫正義今年8月透露的信息,到今年年底,一期基金投資就將全部消耗殆盡,軟銀正向蘋果、富士康等企業募資,預計將籌得1100億美元的下一個千億級美元基金。

  不過已有多家機構下調了軟銀愿景基金的估值。基于新的估算,CLSA認為愿景基金的資產價值約390億美元,這比該基金在所有科技公司的650億美元的投資總額要少了近一半。

  分析師Oliver Matthew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我們細化了對愿景基金估值的計算方法,基于已經上市公司的股價表現,并把估值應用到我們更為熟悉的未上市的公司,比如WeWork。”

nba腾讯